• 岁月是一个天平,

    小时候,爸妈背负起所有的责任,

    我们轻飘飘的安享。

    年岁渐长,父母的皱纹里,爬满了艰辛,

    是时候背负起那份不轻的责任了。

    爸爸前两天问及我的工作,我满是埋怨的说:

    都是被你们害的,当初,要是不听你们的,我也不至于这样。。。。。。

    其实,我心里知道,以我的脾气个性,走到哪里,都会是这样。

    别人眼里的常态,是我眼里容不下的一粒沙。

    而我,也是别人眼里的那一粒沙。

    我埋怨过,对抗过。

    可是,只要一天还在体制内,

    我就仍然要妥协,为父母,也为讨生活。

    好在幸与不幸,其实是守衡的。

    针线活,花草事,还有平安的家人,

    这些足以和那些乌七八糟的烦心事对抗。

    上帝不会把所有的糖果分给你一个人,有点甜头,我也知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