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6-04迟到的记录 - [小小苏]

    六一前两天,小小苏就开始眼巴巴的盼着过节了。

    他睁大眼睛,满怀期待的问我:

    妈妈,六一什么时候到啊。

    我说:你睡一觉,再睡一觉,六一就到了。

    小小苏到奶奶家,一进门就说:

    妈妈说,我睡两觉就到六一了。

    那神情,好像准备立马上楼把这两觉一次搞定。

    我呢,则在六一前一天紧赶慢赶,

    搞出两个豆豆,一个给小小苏,一个给我儿媳。

    做得匆忙,针脚太粗糙。

    不过小小苏不在乎,还给他起了个名字:

    灰豆豆。

    (给儿媳的那个,还没来得及拍照已经送走了)

    今天给小小苏买了个蚕丝被,那被套忒贵,

    于是我只买了被芯,谁叫咱是手工妇女,

    做个被套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  堇蓝同学从丽江回来了,

    阿土伯总结了一句:

    那地方还真不适合夫妻去。

    果真应了sss的话,

    丽江是搞一夜情的圣地?

    我不管适不适合,作为在后方无法远行的劳动人民,

    我只关心我的礼物。

    蓝同学果然了解我,

    给我带了酸奶瓶、印花蓝布、还有勿忘我干花。

    每个我都爱:)

    玉露在开完花后,萎靡了好一阵子,

    现在终于再度丰盈动人,

    看,小窗又透亮啦。

    茉莉又开花了,一茬接一茬得,阳台不寂寞。

    周末只要在公园走走,小小苏就满足了。

    要是再买个玩具什么的,

    他就会一路说:今天好高兴啊!

    知足的孩子。

    sss带着儿子看征婚广告,他一定在说:

    儿子,你看这个还不错。